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媒体称村官空巢折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涣散

2019年02月02日 栏目:旅游

媒体称“村官空巢”折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涣散江西上饶市广丰县横山镇山头村村主任夏剑波长期在外省包工程,将公章交由其父母保管,村民办事需要找

媒体称“村官空巢”折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涣散

江西上饶市广丰县横山镇山头村村主任夏剑波长期在外省包工程,将公章交由其父母保管,村民办事需要找其父母,并需“意思意思”才能盖章。对此,横山镇镇长俞立峰认为,“村干部平时收入低,出去赚点钱是可以理解的。”(《新京报》10月5日)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因青壮年外出、家庭“空巢”化而产生的农村留守人口总量已接近1.3亿。在这种愈来愈严重的农村人口“空巢化”大背景下,出现上述村主任不在村里,“村官空巢”现象,并不让人感觉意外。毕竟,“村官”的身份还是农民,正值青壮年,“出去赚点钱”并非不可理解。  但是,就农村社会的现实生活需要来看,这种“村官空巢”现象,显然又是极不合理、甚至十分危险的。很明显,作为农村基层组织的村委会,如果村主任也不能留在农村现场而是“挂印”而去,那么农村基本的社会秩序和公共服务保障,将从何谈起、怎样维持?要知道,在青壮年人口流失、家庭普遍“空巢化”的现实下,农村的各种社会秩序和公共服务需要,不仅不会减少,反而会不断增加且更显紧迫。比如留守儿童教育、留守老人赡养,农田、水利、道路等农村基础建设。  继普通青壮年大量告别农村、纷纷涌向城市谋生之后,身为农村骨干精英的“村官”也弃之而去,让村委会也陷入无人值守的“空巢”状态。这无疑不只是一般农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危机,更是对当前整个农村社会生态秩序的一种严重警示。比如,警示了农村社会生产生活状况的日趋“凋敝”,吸引、留住人才能力早已严重匮乏。警示了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软弱、涣散——村主任甚至可以长期脱岗、私授权力。  此外,更大的警示还在于,农村社会法治基础秩序的失衡、“管理民主”的严重不到位。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民被赋予三个“自我”、四个“民主”。但在广丰县山头村,“自我”早已异化为他人权力,“民主”更是被村主任家庭包办的“收礼盖章”所取代。  显然,要扭转和改变这一切,仅仅谴责空巢村官个人远远不够、无关宏旨,根本还在于,我们是否能从制度体制的源头,真正完善和落实农村的法治基础秩序、确保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自治和民主,强化城市对农村建设的反哺,在物质、精神、文化等各个层面,充实农村的各种社会资源配置,改变农村社会日益失血、只堪“留守”的现状。 张贵峰

济南电子万能试验机
海运到新加坡运费
互联网怎么赚钱的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