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天命管家 第九十五章 殷影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旅游

天命管家 第九十五章 殷影“你怎么会找到我!”看着真真实实站在那里的龙渊,少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龙渊似笑非笑的望着少年,“嗯

天命管家 第九十五章 殷影

“你怎么会找到我!”看着真真实实站在那里的龙渊,少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渊似笑非笑的望着少年,“嗯,我确实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你,没想到你还挺滑溜。”

听到龙渊的话少年心中一凛,唰的一下从腰背出抽出一把匕首,“我劝你放我走,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龙渊站在那里,一头黑亮的头发,纤长飘逸,剑眉星目俊美异常,身材虽然称不上高大,可整个人却透着一种如大海的气息。

少年感觉自己手里抓着的并不是匕首,而是一根枯树枝,冷汗唰唰的往外冒,不一会儿他的背衫就被完全打湿。

“你叫什么名字?”等到少年回过神,才发现龙渊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两根青葱白玉般的手指正捏着他的刀尖。

“我叫……”少年话到一半,忽然朝着龙渊的眼睛洒出一把石灰粉,口中大吼道:“去死吧!”

猝不及防下龙渊用另一只手护住头部,他感到手中的匕首一沉,接着便再无动静。

龙渊周身无端升起一股小旋风,将笼罩着他的石灰粉尽数吹散,待他视野恢复少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呵呵,有点意思。”龙渊非但没有因为少年的举动而生气,反而被挑起了兴趣,“能有如此天赋,还懂得驱吉避害,我一定要把你拿下!”

之前在街道上,龙渊便留意到了这名少年,特别是少年身上的天命之气,龙渊不用刻意施展斡旋造化都可以感受到那直冲云霄的天命之气。

“积累了这么多天命之气,为什么他没点亮本命星呢?”龙渊心中不禁升起疑问。

“哈——哈——”

夺路狂奔的少年不断喘着粗气,虽然已经很累,但他不敢停下脚步。自小便混迹于市井街头,干着偷鸡摸狗勾当的少年,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也真是靠着这份敏锐直觉,他才得以存活至今。

之前与龙渊四目相对的刹那,直觉传递给他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在少年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不然会没命。

“我干嘛要去招惹这个家伙啊!”少年很是懊恼,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对龙渊下手。

将身子缩到巷子的一处阴影中,不断调整呼吸的节奏,少年的存在感越来越稀薄,好似与阴影融为了一体完全消失。

“嗯?”正在寻找少年踪迹的龙渊,忽然停下脚步,“他的气息怎么开始变弱了?”

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一是身受重伤濒临死亡,另一个则是施展了某种技法隐藏了自身气息,毫无疑问龙渊更倾向于后者。

“真是意外收获啊!”龙渊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黑白分明的眸子兴味浓浓。

等了许久之后,少年没有再看到龙渊的出现,心中终于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追来。”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随着声音响起,龙渊的身影从巷子的拐角处显出,“你这招很有意思,是你自己悟出的还是说有人教你?”

“你,你,你……”少年一屁股瘫坐在地上,颤抖的指着龙渊半天说不出话来。

龙渊扬着眉,轻笑着调侃道:“还要跑吗?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啊!”走投无路的少年仰天长啸,然后嗖的一声朝龙渊扔出一把飞刀。

飞刀还未近身,变撞击在了一道看不见的气墙上,终劲力用尽摔落在地上发出脆响。

“你是天命师!”少年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在他那双完美的眼睛中爬满了震惊与不信。

“如你所见。”龙渊两手一摊,悠悠然道:“现在你可以老老实实听我说话了吗?如果不行,我不介意把你那两条腿打断。”

温和的语气忽然转冷,少年听出了龙渊话里的认真,也相信他可以做得到,少年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想问什么,你问吧!”少年颓然道。

对少年的态度,龙渊很是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殷影。”少年小声回答。

“既然你能知道天命师,想必也知道天命之气是什么东西吧?”龙渊继续问道。

见殷影点点头表示知道,龙渊又道:“你的天命之气如此之多,为什么没有点亮本命星?”

殷影犹豫了片刻,然后心中一横将衣袖撸起,“全是因为这个东西!”

龙渊带着好奇走上前去,抓起殷影的手臂仔细端详了起来。

只见在殷影纤细的手臂上有一道形似藤蔓的黑色花纹,犹如活物一般在皮肤下换换蠕动。甚至龙渊清晰的察觉到,这条黑色花纹正在呼吸似得膨胀收缩。

龙渊的全部心神被黑色花纹所吸引,不由自主的陷入沉思当中。

噌!

一道白光闪过,殷影趁着龙渊出神之际突然拔出短刀刺向龙渊紧锁的眉心。

眉心处又称神宫位,是天命师蕴养心神的地方,这里也是天命师为脆弱的地方。在如此近的距离暴起发难,就算是天命师也很难及时作出反应,殷影的这一次偷袭,时机可谓是把我的恰到好处。

短刀划破空气带着尖啸声,一瞬间便已来到龙渊的眼前,龙渊甚至可以感受到从刀锋之上传来的森森寒意。

就在短刀快要接触到龙渊眉心时,动作戛然而止。

殷影的小脸涨得通红,他感到四周的空气变得异常沉重,紧紧压迫在他的身上令他动弹不得。

龙渊头也不抬的沉声道:“你身上藏的刀子可真不少,这已经是第三把了吧!有道是再一再二不再三,我已经给了你三次机会,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龙渊的声音很平静,语气当中没有一丝的温度,冰冷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你怎么会被人下蛊?”龙渊浑如刷漆的剑眉紧皱着,脸色并不好看。

蛊道乃是驭兽道的一个分支,修炼蛊道的天命师往往都是操控蚊虫的高手,又因为他们的手段神秘莫测令人防不胜防,所以大多人都不愿招惹他们。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修炼蛊道的天命师多数都聚集在南湘省一带,很少能在东灵大陆的其他地方看到他们的踪迹。

可现在却在相距甚远的北沙省发现了蛊道天命师活动的迹象,这反常的现象不得不引起龙渊的重视。

“哈哈,你倒是还好意思问,这些不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天命师所干的龌龊事吗!”

殷影听到龙渊的话,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他抻着脖子冲着龙渊大声咆哮道。

齐齐哈尔市第七医院预约挂号
唐山市丰南区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牛皮癣专科医院
江苏看牛皮癣多少钱
岳阳医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