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三十年河东看春晚

2019年05月05日 栏目:法律

三十年河东看春晚春晚春晚每年是几亿人的必看节目,或许已经不管内容是不是精彩,而是一种我们的习惯了,那春晚的历史又是怎么样的呢?明

三十年河东看春晚

春晚

春晚每年是几亿人的必看节目,或许已经不管内容是不是精彩,而是一种我们的习惯了,那春晚的历史又是怎么样的呢?

明年除夕,央视春晚将迎来第三十个年头,这一年适逢2012,史上不吉利的年景也吓阻不了央视对赵本山的信心。一百年后的历史学家会抱着极大的兴趣研究春晚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把每一年重要的一夜花在同一件事情上,而且一口气坚持了三十年,这很像某种行为艺术;原始人围着火堆裸舞也没有三十年的瘾头,但春晚做到了,顶着观众唾骂、收视率质疑、学者抨击、长官意志、广告商银弹等多方压力坚持了三十年。春晚是一部内容粗糙的文艺史,它是官方与大众妥协的结果,是惯性与改革角力的舞台,是金钱与艺术博弈的战场;能看懂春晚,才能做一个成熟、隐忍、标准的中国人。从这个角度来说,关二爷看《春秋》,中国人看春晚,都有别有会意,别有用心。

春晚三十年来的历史,首先是一部娱乐史,从届的马季,到第29届的马季儿子马东,中间手拉着手串联了三十年的娱乐人物:姜昆、冯巩、黄宏、郭达、赵丽蓉、李菁偶像艺人是春晚的常备史料,费翔、刘德华、王菲、小虎队、章子怡、赵薇、周杰伦、蔡依林、刘谦通俗歌手更把春晚当成人生的高潮体验看待,所以有了蔡国庆、宋祖英、汤灿、谭晶的起起落落。上过春晚的明星,会把春晚留在报价履历里;没上过春晚的明星,会把春晚写在演艺生涯的遗愿清单上。

春晚三十年,也是一部城市史,中国城市遇到的问题,总会以曲径通幽的方式透过春晚表达出来:盲流黄宏、不良商家巩汉林、房奴郭达、情感问题郭冬临空巢老人、剩女、选秀等等热点,春晚都会给这些问题披上糖衣,让观众在哈哈一笑里吞下去。当七零后开始怀旧,春晚就请出小虎队;当八零后开始表达民意,春晚就捧出西单女孩。春晚与城市的情绪是想通的,它永远站在城市的角度来娱乐大众。

春晚才是一部农民史,它把农民打扮成符合官方意志的不同时期形象。潘长江代表过致富农民,黄宏扮演过超生农民,直到赵本山出现,解决了如何代表农民多个性格侧面和多场景生活侧面的问题。赵本山既是卖拐的,也是送水的,还是养甲鱼的,又是传递火炬的;他能做客《实话实说》,也能做客《小崔说事》,还能亮相搜狗视频。每年春晚必须找一个安全的农民形象,所以赵本山必须出场,他是春晚给八亿农民的年度定心丸,也是能满足城市对乡村幻想的钦定农民。

春晚三十年,观众们渐渐老了,散了,疲了,腻了。这三十年,是年味儿逐渐稀释的三十年,是央视与草根渐行渐远的三十年,是快乐与电视机从密不可分到形同陌路的三十年。三十年来谁著史?春晚,你也曾不思量,自难忘,如今细思量,无处话凄凉。

或许我们可以把看似神圣的春晚,看得更淡一些,作为普通老百姓而言,其实他要的是一种感觉和气氛,艺术也要让人看得懂才行。

重晶石
广州股票开户
珠海校服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