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透过巴金笔下的“高公馆” 看成都旧豪绅过年习俗

2018-11-25 20:16:35
透过巴金笔下的“高公馆” 看成都旧豪绅过年风俗 透过巴金笔下的“高公馆” 看成都旧豪绅过年风俗 在巴金的笔下,豪门大户的年节乃是喜庆包裹着的吃人盛筵 巴金的众多小说中,主人公大多活动在高公馆这一空间意象之中,“公馆”也成为解读巴金小说的一个重要意象。

关于巴金小时候在成都过年的情况,也大多反映在他的文学作品尤其是长篇小说里。

巴金自幼生活在成都北门正通顺街一户地主之家,豪门生活给他留下了抹不掉的记忆。

在《家》中,他用了很大的篇幅来写高公馆过年的情景。

高公馆虽然是虚构的豪门,但诚如巴金所说:“许多场面都是我亲眼见过或者亲身经历过的。

”因此,高公馆过年既是他小时候在自家见到的情形,也是当年很多豪门过年的缩影。

过年征兆和老成都一样 市面的商品多起来,街上的灯在变化,车站的客流逐渐增大,城郊还不时传来零星的爆竹声。

这是过年前的征兆,80多年前,巴金早就写到过的情景。

巴金在《家》里写道:“这个佳节并不是突然跑来的;它一天天慢慢的走近,每天都带来一些新的气象。

”这正像老成都儿歌传唱的那样: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

老成都人过年,从腊月2十三祭灶起就拉开帷幕了。

件大事是祭灶。

传说灶神是玉皇大帝派往人间监视人们言行的,每年腊月2十三便要上天去“汇报工作”。

于是这一天,各家各户都要在厨房祭灶,求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祭祀要点香蜡,供奉刀头、糕点、水果,还要烧黄表;成都人祭灶决不能少的祭品还有一盘白麻糖,目的是要封住灶王爷的嘴,使其不能上天说坏话。

送走灶神后,赓即便是大扫除,谓之“打扬尘”。

房梁、墙壁上的灰土烟尘以及平日难以打整的旮旯角角都得打扫干净,于是过年的氛围也就浓了。

巴金的童年是在“高公馆”长大的,那么高公馆是怎样过年的呢?《雾》《雨》等小说里,详细描写了几个重要情节,即:年前准备、团年、祭祖、敬神、游喜神方、烧龙灯。

这些,都和老成都民俗一样。

吃团年饭座位完全按等级 “大人们忙着准备过年的时候礼节上和生活上需要的各种用品。

仆人自然也跟着主子忙,一面还在等待新年的赏钱和文娱。

晚上厨子在厨房里做点心,做年糕;白天各房的女主人,大的和小的都聚在老太爷的房里,有的在右上房的窗下,或者折金银锭,是预备供奉先人用的;或者剪纸花,是预备贴在纸窗上或放在油灯盘上的。

”年前要准备的东西不外乎两大类:一是给活人的,一是给死人。

给活人的包括吃的、用的、穿的、玩的。

小说中特别写到厨子做点心,做年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