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1996年我亲历的股市疯狂岁月

2019年04月09日 栏目:故事

1996年:我亲历的股市疯狂岁月在中国股市嗷嗷待哺的岁月里,老股民们饱偿了牛熊转换的艳丽彩虹与急风暴雨,感受了股市搏杀的欢乐与苦涩。我作

1996年:我亲历的股市疯狂岁月

在中国股市嗷嗷待哺的岁月里,老股民们饱偿了牛熊转换的艳丽彩虹与急风暴雨,感受了股市搏杀的欢乐与苦涩。我作为一名散户投资者,见证了中国A股市场那极度疯狂的使人不堪回首的1996年。

那年夏天,中国股市犹如一座硕大的金矿,各行各业、各阶层的掏金者们在利益的驱使下蜂拥入市,营造了罕见的赚钱效应:一段时期,股民们不加思索,任意买进一支股票,便可获得高额利润;假设你今天看好1支票但未及时“进货”,明天绝不可能在上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位买进。那时候的市场规模小,且绝大多数是小盘股(几个亿的流通盘就属超级大盘股)。在股票量少盘小的情况下,每支股票都有庄家控盘,股价的涨与跌任凭庄家呼风唤雨。

那时侯,股民们炒股非常盲目,基本上没有“基本面”、“技术面”的概念,整个交易过程纯属完全彻底的体力较量,是在参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那年夏天,在我开户的重庆某证券营业部的交易厅里,每天人满为患,拥挤不堪。渴望致富的股民们在那使人窒息的“蒸笼”里挥汗苦战,挤成一团。当交易厅出现异常躁动时,往往会发现体质较弱的股民被抬出去抢救。每天交易结束后,营业部的工作人员便手持箩筐,捡拾那些散落在地上的鞋类,打扫那一片狼藉的“战场”。在交易厅异常拥堵的情况下,营业部为了减缓交易厅的压力,便在厅外的安装了两台股票信息接收机,很多股民顶着近40度的高温,站在人行道上看露天行情。现在想来,那场面真是让人感到既辛酸又悲壮;中国股市的弱势群体——散户投资者们为中国股市的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当时,我开户的那家证券营业部和全国所有的营业部一样,交易方式非常原始,股民们交易时首先填写交易单,买卖价格可填可不填,由营业部柜台工作人员根据适时行情,自行确定交易价格。有一天,我想卖出1支股票,但当我填好交易单后,却怎么也挤不进去。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急中生智,跑到公路边请来一力夫,我说:“你把我这条子递进那柜台,我给您20块钱。”当时的20块钱对于力夫来讲,无疑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果然,“重偿”之下必有勇夫。那力夫拿着交易单,玩命地向交易柜台冲去,当他冲进那水泄不通的人群时,立刻遭到旁人的斥责:“你挤啥子?不怕老子捶你?!”力夫见势不妙,立马退出来嚷道:“算啦!算啦!你这20块钱的生意我不做啦!”说完便消失在人群中。我一片茫然。

一度时期,营业部出于安全考虑,使出了在我们今天看来的使人不可思议的怪招:股市开盘后,营业部工作人员手持箩筐,挤入那潮水般的人群中,循环往复地接收那雪片般飞来的交易单,然后将交易单倒进交易柜台,由柜台的工作人员一张一张地输入交易信息,至于那些交易单是否全都输入了交易系统或是否成交,股民们当时是无从知晓的,只能在次日查询成交回报,如未成交,再继续演绎昨天的“故事”。

那年8月份的一天下午,股市突然停止交易,股民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吼叫,谩骂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当晚听,才知道当天下午的交易线路不堪重负,造成了“堵单”的意外事故。第二天凌晨,股民们围在一起高谈阔论,认为本日股市必定大跌,开盘后便纷纷“卖票”,没想到大盘在短暂翻绿后,各路热钱又蜂拥而入,大盘又恢复了昔日的壮观景象……

经前小腹胀痛如何治
女性月经血不畅的危害
月经血不畅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