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为了抗战的名义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故事

春天是一个慵懒的季节,在“不觉晓”的春眠中强迫自己起床来到民政局机关的吴国法,浏览了一下窗明几净的科长办公室,睡眼醒松地走到自己靠窗的大板桌

春天是一个慵懒的季节,在“不觉晓”的春眠中强迫自己起床来到民政局机关的吴国法,浏览了一下窗明几净的科长办公室,睡眼醒松地走到自己靠窗的大板桌前。一杯香茶刚捧起,手机里就响起了西班牙女郎那撩人的节奏。“宝贝,刚离开一会儿就想我了?”他一边这么美滋滋地想着,一边满足地推上手机盖板:“喂!……”  “嘭”地一声,办公室门被一个人粗鲁地撞开了,尽管这个撞门的清瘦老汉为了自己的失措一边弯腰一边“对不起”“对不起”地连声道歉,还是把吴国法接电话的高兴劲头撞没了。“我现在有事,过会儿给你打过去”。他强忍着不快,对这个掖下夹着公文皮包,脚上登着迷彩球鞋的老头慢慢地说:“请问你有什么事?”要知道,现在的老干部火气都很大,没弄清楚来者的身份,他可不敢随便得罪一个上了年纪的人。  老头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来一叠纸头。“同志,事情是这样的”。他把带来的材料一份份地摊开来,一份份地解释。原来,老汉姓陈,是一个曾经参加中国青年远征军在缅甸对日作战,但他的抗日身份至今还没得到承认,为了落实政策的事来找地方政府领取抗日补贴的老兵。吴国法草草地翻阅了一下他的证明材料问:“你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陈老汉说:“我那个时候是政府招兵啊。”吴国法皮笑肉不笑地说:“那么说你就是国民党的兵罗,要领抗日补贴?你到台湾去向马英九领吧!”陈老汉听到那句话,呼地站起身,一把推开椅子,伸开那双写满沧桑的手,向科长的脸上扇去。也就在那双青筋暴绽的手要与科长丰满白净的脸亲密接触的瞬间,半空中的手停格了,或许老头的耳畔突然响起那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也或许是倔强的老头骨子里的善良使然。老头夹起公文包,如当年毅然离开上海的部队一样,一摔门,略显踉跄地夺门而去。  “啊?”陈老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国民党的兵,你是国民党的兵”这句话像紧箍咒一样盘旋在他的脑海里,吵得他头都胀大了。我是国民党的兵吗?是的。那是1943年,日寇切断了美国从缅甸到云南给中国补充抗日支援物资的生命线。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急需组织远征军到缅甸去对日作战。还在中学读书,18岁的小陈(陈老汉)投笔从戎成为青年远征军第六军的二等兵……  难道抗日也分国民党兵和共产党兵吗?气愤不平的陈老汉看着向他投射过来鄙视眼神的那双眼睛,就象当年他十发子弹能洞穿十个小炮弹孔一样,他的冲天冤气恨不得化作两发子弹射穿这有眼无珠的两个瞎眼洞!  “呯嘭!”这时门外踱进来一个高个子,吴国法急着站起来打招呼,连椅子都撞翻了,他还是先对来者喊了一声“局长早!”才去扶起被自己撞翻的椅子。然后,不耐烦地对陈老汉说:“你先出去,我这里有事要做了!”陈老汉只瞄了吴科长一眼,身子动也不动。哼,我的事就不是事吗?想当初在缅甸的原始森林里,吸血吃人的蚂蝗蚂蚁会在几分钟里把一个大活人吃成一具白骨,也没有吓退过当观测兵的陈老汉,照样穿着皮靴潜伏在森林里观测日军的动态。难道他还惧怕一个科长的吆喝么?!  局长对吴国法摆摆手,和气地转向着陈老汉:“老同志,你有什么事吗?”于是,陈老汉又把自己的证明材料呈给局长看。吴国法连忙移过一把椅子让局长坐着看材料,又替局长去倒开水。看到净水器里淌出涓涓的水马上就注满了杯子,陈老汉想起了在缅甸森林里,碰到断水的时候,他们只好割断芭蕉树的根,用头上的钢盔接着芭蕉根中流出的汁,一整夜时间只能接到七钢盔的水,仅仅够用来滋润战士们枯干的双唇。但只要有鬼子出现在步枪射程之内,即使原始森林中吸血的大蚊子围着钢盔嗡嗡乱叫,也没有影响过陈老汉一枪打死一个鬼子那弹无虚发的神枪……这些为抗日吃过的苦,为抗战立过的功,现在的官员们知道吗?  局长已经仔细地看完了老汉的材料,笑眯眯地开了口:“老同志,我相信你的材料是真实的,也很尊敬你是一个抗战功臣。但这样的事一定要有正式单位出具的证明才行,比如请你去找找原来服役的地方有没有档案之类的东西或者……”  “是这样啊?噢,噢!”陈老汉一边应声一边在心里叫苦,哪里还找得到原来他在远征军的档案啊?  遥想1948年,抗战胜利回国的陈老汉,由于战功卓越迅速从二等兵荣升中尉。但在接到了调他去上海三十六军二十六师炮兵团任职的命令时,他却说了“我当兵是来打日本人的,现在要我中国人打中国人,坚决不去”的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居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本来是要枪毙的。幸亏他在缅甸战功卓越,是军部表彰的“抗战功臣”。才被关了六个月禁闭。禁闭结束,他不再直言反抗,以探亲为名,逃回浙江却又不敢回到家乡,改名隐居异地打工直至新中国成立。从他不肯“中国人打中国人”那一天起,就和国民党部队脱离了关系,现在去找谁来替他证明远征军第六军的这段历史呢?  既然手里的材料不够,就是说破嘴皮也不能让政府现在承认自己是抗日老兵了。上次听新四军研究会的人说过,说不定南京的第二档案馆还有当时抗日战士的名册,以后再到那里去看看吧。他心里这样想着,一边噢噢地答应着局长的和颜悦色,一边仔细地收起自己的证明材料,像当年从上海撤退回来一样,从这间办公室退了出来。 共 20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想要早日分享母爱,就要知道卵巢性不孕不育的原因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上一页:天天向上1

下一页:诱惑江山文学网4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