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前妻离婚无效 388.到387章 结局篇 我怕你误会我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故事

前妻离婚无效 388.到387章 结局篇 我怕你误会我“我就出去一会儿……不是之前还好好的?”蓝雅妈焦急的説。医院,大家瞬间都集

前妻离婚无效 388.到387章 结局篇 我怕你误会我

“我就出去一会儿……不是之前还好好的?”蓝雅妈焦急的説。

医院,大家瞬间都集了过来。

李桂英原先还当是在骗她,悠然的走进来,然而,进门,却见手术室的灯真亮着,几个人都在外面,一脸焦虑醣。

医生很快出来了呙。

李桂英忙走过去,“孩子怎么样了?”

蓝妈也同时过去,问的却是,“我女儿怎么样了?”

问完了,方互相看了一眼。

呵,谁的孩子,当谁是自己亲生的孩子,那些话,都当玩笑听听算了。

李桂英也有些尴尬,改口説,“蓝雅怎么样了呢?”

医生説,“孩子没保住,早产了,大人没事。”

李桂英当即坐在了地上。

孩子……没保住……

随机,她便凄厉的叫了起来、

“都是你们家作的,好好的孩子,好好的孩子啊,都五个月了,我要告你们去,这是谋杀,这是杀人,你还是个当妈的不,怎么能看着孩子就这么引产了,你们……”

方响听了孩子没保住,心里也很难过,但是,抱着自己的母亲,他忍住啜泣,“好了,妈。”

“哎呀,我不活了,我的孙子啊,我的孙子啊,你们还我孙子命来。”

医院对此早已司空见惯,对着李桂英呵斥了声,“这里是医院,你们要闹出去闹。”

蓝雅妈此时觉得自己家心虚,也是不説话,忍李桂英骂着,一直到蓝雅推了出来,才拥上去、

李桂英却是不管不顾的,过去猛然抓住了蓝雅,也不管蓝雅刚手术完,还打着diǎn滴,就摇晃起了她的床,“你怎么好意思活着出来,那是你亲生的孩子啊,就这么死了,你这个狠心的,你就不是人,不是人啊。”

“医生护士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拦着,“够了吧,患者刚手术完,能这么折腾吗,孩子没保住,也不想要大人了是不是?”

方响赶紧去拉自己的妈,看了一眼床上那虚弱的蓝雅,顾不得那么多了,拽着李桂英就出去了。

李桂英出去后,一直哭着,闹着,心里不平,抬起头对儿子説,“离婚,离婚吧,这么狠心的妈,对自己孩子都这么狠心,以后能对我们好?”

方响还有不舍得,“妈,这样……”

“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还能听我的话吗?”

方响一串泪水就这么下来了。

他也不知道,好好的,怎么就闹成了现在这样,怎么就成了这样。

蓝雅也是,好好的,怎么就忽然不听话了。

妈也是,明明説为他好,怎么还盼着他离婚……

*

蓝雅还在病床上的时候,就跟方响离了婚。

反正他们才结婚一个月不到,也没什么婚后财产,很容易的,就离了婚。

离婚那天,李桂英又来闹了一次,让蓝雅继父找人给堵了回去,因为蓝雅气不过,蓝雅继父还找人打了李桂英一顿。

也没打的太狠,但是,李桂英还是觉得自己丢了人。

之后,李桂英更是四处开始説蓝雅,蓝雅在病床上,也没人敢告诉蓝雅。

李桂英到处説,蓝雅怎么怎么不好,嫁给方响之前,就自己赖到了家里来,两个人认识不到一个月,就上.床了,而且,蓝雅根本就不是处.女,当初不定怎么乱搞呢,所以才那么容易跟她儿子上了床。

私底下,李桂英也还是不服气。

她説,那天跟医生打听了,説孩子流产的原因,医生説了,她是不是跟她儿子做了什么,这个阶段不要发生关系比较好。

李桂英跟方响説,她在家住着呢,能跟他发生关系?一定外面早就有人了,还在那装腔作势。

李桂英心里想,等我查到了你跟谁混一起,给我儿子带绿帽,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还想踢了我儿子,以后找好对象?没门,害了我孙子,我让你没好日子过。

大家听了自然笑话蓝雅,是不是处.

女的,大家知道,这个时代,也不管那么多了,但是,毕竟説出来,太难听。

蓝雅xiǎo月子满月后,就让自己继父和爸一起去,她还想嫁人,她这回还要找土豪了。

她不信,她的日子,还能过的比莫依然差。

所以,这回介绍的人里,个要求就是,有钱,有钱就行,别的,都不管,离婚过的也没事,年纪大也没事,有孩子的也没事,她非要找个有钱的,让人都看看,她蓝雅,没叫人给毁了。

而这样的人,哪里容易找呢?

*

而那边。

欧尘出去之前,吻了一下依恋的脸蛋,説,“爸爸马上出差去了,记得在家里要想爸爸哦。”

莫依然拿了衣服扔给他,説,“快走吧,一会儿耽误飞机了。”

欧尘撇撇嘴,“我担心依恋跟你在一块……哎,你可得细心diǎn,别太马虎了。”

“啰嗦什么。”莫依然推了欧尘出去,欧尘看她一眼,笑笑,趁着莫依然不注意,在她面颊上,也用力的亲了一下。

嘶……

“欧尘!”

欧尘嘻嘻笑着,直接跑了出去,回头道,“别太想我,我很快会回来的。”

莫依然脸上红着,心里恶狠狠的咒骂,这个欧尘!

欧尘离开了,莫依然在家里收拾东西。

“妈妈,妈妈。”依恋在后面叫着。

莫依然説,“依恋乖,妈妈在收拾房间。”

但是这时,忽然想起,几diǎn了?抬起头一看,才猛然惊觉,依恋叫她的原因,该给依恋冲奶了。

“哦,乖,依恋,妈妈忘记给你冲奶了,对不起,妈妈马上给你冲。”

莫依然回头抱起了依恋来,心想,对待孩子,她是不够细心。

所以欧尘走前的那些担心,也到有些道理。

依恋抱着莫依然,腻着她喝奶,莫依然看看时间,准备出门了,今天要带依恋一起去拍照,她的周岁照还没拍,为的是等她会走路了,拍更漂亮的照片。

现在的孩子,拍个照也能花那么多钱,一套写真,好几万。

但是,是欧尘给孩子定的,她也没办法説不,不然欧尘一定唠叨死。

莫依然就那么,抱着孩子出了门。

而那边。

“蓝xiǎo姐,陈总让你快diǎn来呢。”握着的蓝雅忙答应着,説好好好,我马上到。

化妆,换衣服,出门,蓝雅弄好了一切之后,赶紧出了门。

这是继父给她介绍的个男的。

45岁,有两个儿子,对妻子的要求就是,懂事,听话,不要再生孩子。

而蓝雅才不想再生孩子什么的呢,她怀那一个就怀的够够的了。

“哎呀,蓝xiǎo姐打扮起来真漂亮,咱们陈总肯定会喜欢你的。”之前已经见过一面,陈总对她很感兴趣吗,所以蓝雅这次才特意打扮了一下。

很快的到了地方,因为这个陈总是开的婚纱影楼,所以她直接被约到了影楼的咖啡室,进门后,陈总却没见着人,店员让她先坐着,那副鄙夷的态度,似是她是找上门来的xiǎo三一样。

蓝雅咬牙,她忍着,她今天是为了陈总来的。

坐下后,却听几个店员叽叽喳喳的,当她不存在,婚礼淡季,没多少人,里面有人在咨询,但是员工很多,所以大家都很闲。

几个员工进来倒茶,好像看不见蓝雅一样。

“刚来拍照的好像是evd的总裁呢。”

“是吗,哎呀,我是她的粉丝啊,你不早説,哪里呢,我怎么没看见。”

蓝雅一愣evd……

莫依然?

“进了下面谈去了,説是带着她家女儿来拍照的。”

“难怪我看门口的车是新款的宾利呢。”

“是啊,而且拍照也很牛!”

/p

“刚我看到,她家孩子的xiǎo推车,好高级,还带自动的,一遇到强光,自己就打开伞遮阳,看着还一diǎn都不笨重。”

“她家这次来定的什么?套餐?”

“早听説欧总来给定的,四万五的套餐,哎呦,写真,又是内景,又是外景,十套衣服,拍的跟大片似的,你刚没看,好几个一起跟下去伺候去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我这辈子拍的照片一共也没花到四万多过啊。”

蓝雅终于觉得忍无可忍,用力的捏紧了手。

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孩子死了,但是,莫依然的孩子却好好的。

她的孩子死了,莫依然的孩子,却从xiǎo含着金汤匙长大。

她什么也没得到,婚姻失败,家里人不要她,但是,莫依然却还是过的那么好。

那天,那天要不是见到了莫依然,她也不会一气之下,跟方响生气。

莫依然就是想大家都崇拜她,喜欢她,所以才故意出现在方响面前。

她就是想抢了她的男人,抢走了欧尘,又要抢走方响。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了吗?她离婚了,莫依然满意了?

蓝雅气的哆嗦着,向外走去。

拿起了,心里翻来覆去的,她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啊,不能啊。

她想了一下,对啊,还有,还有。

她直接拨通了的。

却听在那边接起了来,“喂,谁啊?”

早就删了蓝雅的号码,一时不知道是谁。

“……是我,蓝雅啊……”

説,“擦……”

“哎,你别挂,,我有话,想跟你説……”蓝雅急忙説。

“我忙着呢,这边有事啊。”似乎真的在忙,那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声音。

“我可以等你的,我真的有事跟你説。”

“我……蓝雅,我这边……”

这时,的里忽然传来声音。

“哎,欧尘那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掉下去了,哎快看着,那边是悬崖,一会儿飞那去欧尘还要命了不!”

欧尘?

掉下去了?

蓝雅的心顿时跟着里面的动静,搅在了一起。

*

莫依然正在外面拍外景的时候,忽然接到了、

“欧太太,您先生现在在医院,可能需要您来处理一下。”

“什么?什么医院?”莫依然拿着,离开了diǎn问,欧尘不是去法国了吗?

“欧尘是您先生吧?”

“是的。”

“他在省中心医院,您能过来一下吗?”

莫依然的手一顿……

*

医院里。

“他没事吧?”

“没事是肯定没事,就是腿又摔断了。”

“呵呵,那么高掉下去,能不断吧,命好,掉灌木里了,命不好就掉悬崖里去了。”

几个兄弟在外面这么説着,看着那神情,也知道里面没大事。

不然也不会还有心思在这调侃。

“我説,刚让医院通知了莫总了,一会儿他家莫总来了,咱们好好哭一下丧,嘿嘿,没准莫总一个真情流露,就不用那么冒险弄什么惊喜给莫总了。”

“尤其,知道欧尘是为了给莫总弄惊喜,才会差diǎn没命,莫总不得哭个几斤眼泪出来啊。”

“别闹的太大了吧,真哭个好歹的,欧尘还不得要了我的老命。”

“行了,反正一会儿看着办,差不多了就説。”

正説着的时候,却见不远处,一个人影正慢

慢的走了过来。

“咦,那个是谁,看着有diǎn眼熟。”有人説。

“哎,那不是……那不是……”

门缓缓的被推开。

欧尘躺在病床上,正在咬牙郁闷。

该死的,没事闹出这么个事来,害得他原定计划搁浅,这回还要在床上趟个一阵子才行了。

想起这个来,欧尘就恼火。

听着门声,他回头道,“医生,我的腿到底还能不能走啊?”

这事情不想耽误不是。

然而一转头,却猛然看到来人,微微的,愣了愣。

站在门口的女生,面容姣好,却看起来十分的胆怯,看着里面的欧尘,缓缓向前,眼睛里,已满是泪水。

“欧尘,你怎么了?”

欧尘一愣。

他目光扫着蓝雅,她没了肚子,化着妆,看起来,跟过去,一模一样。

但是,大概心境已经不同,此时看她,只觉得反感的厉害。

“方太太是不是走错房间了?”微微皱着眉头,欧尘口气里满是疏离。

蓝雅闻言,眼中泪水更浓。

慢慢向前来,她説,“听説你出了意外,我想过来看看你,你……”

欧尘看着蓝雅,先问出心底疑问,“你不是怀孕呢,我记得,还不到出生的日子吧?”

上次説五个月,这才过了两个多月。

蓝雅咬唇,哭着道,“我的孩子没了……欧尘,我的孩子死了……我也……我也离婚了……”

“什么?”

*

莫依然走进医院的时候,看着几个坐在座位上的人。

先有人站了起来,看着莫依然,发愣,似乎想要説什么,又不好意思説。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来的,真不是时候,现在里面……

莫依然奇怪,看着几个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来的路上,他们也没説到底怎么了,只是説欧尘在医院。

莫依然不是不心慌,她自然担心,不知道欧尘出了什么意外。

然而,来了之后,他们怎么是这个表情。

难道,很严重?

莫依然的心,跟着一沉。

不,欧尘不能有事……他……依恋还要他来照顾……

莫依然想着,却不敢去看他的房门,不敢去想以后,不敢去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我先进去看看。”莫依然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口声音却有些颤抖。

“哎,莫总,没事,没事,欧尘没事的,要不先在这里等一下。”有人赶紧出声道。

莫依然闻言,心里只是更加不安起来。

欧尘……欧尘终究还是出事了吗?

“我……没事,我进去看看。”莫依然心底里,忽然升起一种恐惧来。

过去,爸爸,哥哥,先后离开自己,留下一家子的女眷,那种感觉,记忆犹新。

无助,彷徨,一大堆的选择在眼前,但是,,只能选择坚强。

难道,现在欧尘也要丢下了她,留下她跟依恋两个吗?

或许是在过去的日子里,真的,有些习惯了欧尘的存在。

欧尘其实近来是很殷勤,很有耐性,她总以为,他过了今天,明天就会放弃了,可是,一天一天过去了,一个明天,又一个明天过去了,他始终还在。

莫依然确实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就是如此一年多,她也始终没有让他再近一步,母亲也曾为他求情,觉得,这么久以来,他始终被她排挤,但是,却从没有灰心,一个男人能做到这样,已经足以表明他的决心。

但是,莫依然总是这样,大家越是劝,她反而越是不想听。

此时此刻,忽然觉得她曾经很多次,其实都做的

很过分,可是,欧尘只是一笑而过,还继续对她死缠烂打。

莫依然深吸了口气,但是,却只是让心里更空了起来。

“莫总……”旁边的人有些发愣,看着莫依然,不知道该説什么好。

然而这时……

莫依然忽然快步的走向了病房、

一把的,推开了房门。

众人跟着,倒抽了口气。

*

莫依然并没有看到自己心里以为的那一幕,坏的打算做了,然而,却没想到,里面看到的情景,跟自己想的,大相径庭。

欧尘好好的躺在床上。

一边,蓝雅哭哭啼啼……

蓝雅竟然在这里!

“你……”

欧尘一惊,忙起身就要起来。

“莫总,你怎么来了。”

莫依然这个人,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尤其,刚刚这种情绪,本来也是因为欧尘,此时,却瞬间收敛的,一diǎn也看不出来了。

微微一笑,她道,“没打扰两位吧?”

一句话,欧尘被气的肝火又起来了……

莫依然就是他的孽啊!

蓝雅看着莫依然,刚要説话,却见莫依然道,“哦,你们继续,我先去看看医生怎么説,光顾着进来,忘了问了。”

欧尘一看,赶紧就追上来。

“莫依然,你给我回来,你……”他忘了自己腿上有伤,当即坐在了地上。

“哎呦……”

“欧尘,你怎么了!”蓝雅当即就要过去、

可是,莫依然却快了她一步。

回头,莫依然看到欧尘坐在了地上,捂着腿,一脸的痛苦,忙回身,跟着坐在了地上,“你疯了吗,脚上是不是有伤?”

“……”欧尘不管自己的伤,死死的抓住了莫依然。

“依然,不走,好吗?”

莫依然説,“别动,我先看看,伤的哪。”

莫依然説着,要去看他的腿,欧尘却顺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抓着她的手,朝着自己的胸口拉去。

一把,窝在了胸口上,他凝视着她的脸,“伤的是心……”

莫依然心口一动。

她用力的抽手,“欧尘,放开!”

“不放。”

“你这是在干嘛!”

欧尘説,“你不要误会,蓝雅出现在这里我也很奇怪,我在跟她説,不要让她来了,我跟她已经划清界限,希望她不要没事出现在这里惹我烦,我没説别的话,你不要……”

“谁説我误会了。”莫依然忽然打断他,看着焦急的脸上蒙了一层汗的欧尘,她的声音,轻飘飘的。

欧尘愣愣的看着她的笑容,曾几何时,这样的笑容,在心间,一直是信仰。

“我太担心你误会了,真的,莫总,如果你误会了,我真的会想,恨不得今天死在了山上……那样,你或许心里还会留着我的位置……”

——萌妃分割线——

大约明后天结局?明天吧……可能拖到后天去,有diǎn甜蜜章节估计要写出来……

义乌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德宏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
甘肃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宜昌治疗盆腔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