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李金华审计清单披露问题仍然触目惊心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科技

李金华审计清单披露问题仍然触目惊心_中华会计校李金华审计清单披露问题仍然触目惊心7:2 中国青年报·崔丽 【大 中 小】【打印】【我

李金华审计清单披露问题仍然触目惊心_中华会计校

李金华审计清单披露问题仍然触目惊心

7:2 中国青年报·崔丽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今天向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作关于200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今天,摆上常委会组成人员案头的审计报告共计23页、1.4万字,通报了中央预算管理、中央部门预算执行、专项审计以及金融资产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一些中央部委、部门被“点名”通报。 国家体育总局尚未落实整改 李金华说,2004年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发现问题的整改情况是历年来的。除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资金尚未落实整改外,其他部门和地方政府根据国务院要求,认真纠正违规行为,追究有关人员。 据统计,截至2005年3月底,已上缴财政各项资金233.58亿元,收回各类被挤占挪用资金7.03亿元,挽回经济损失2.88亿元。向司法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移送各类案件线索222起,已有762人(次)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或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中央部门基本支出人均水平相差10倍以上 审计结果表明,2004年度中央预算管理总的情况是好的,但仍存在一些问题,主要集中在体制不够完善、制度不够健全、分配行为不够规范等方面。 李金华说,表现出的主要问题是,中央部门人均基本支出水平差距较大。据对45个中央部门2004年决算抽查,基本支出人均水平高低相差10倍以上。人民银行、国家广电总局的收支未完全纳入中央预算,且人均基本支出水平过高。 目前,财政部对国家广电总局所属的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实行预算包干的办法,其广告收入作为事业收入,免缴所得税,并分别按13%和10%的比例上缴广电总局。这种做法不利于加强财政预算管理。 有的中央本级支出预算与补助地方支出预算划转不规范。2004年,财政部在预算执行中将中央本级支出预算99.47亿元划转为补助地方支出,将补助地方支出预算26.67亿元划转为中央本级支出。 未完全将公有住房出售收入统筹用于职工住房补贴。2004年,财政部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公有住房出售收入结存资金达82.1亿元的情况下,在预算内安排中央部门单位住房补贴支出30亿元,不符合国家关于向职工发放购房补贴的规定。 抽查了国家发改委等部门2003年至2004年下达的县际和农村公路改造工程,发现安徽、陕西等省124个项目,以县际和农村公路改造、扶贫公路、旅游公路等多种名义重复申报或多报建设规模等,获取中央补助资金13.2亿元。 私设账外账和“小金库”去年中央部门违规资金逾90亿元 李金华说,审计38个中央部门2004年度预算执行情况,查出的主要问题是虚报多领预算资金、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私设账外账和“小金库”,以及部分资金使用效益不高等。这次审计查出各类违规问题金额90.6亿元人民币,占审计资金总额的6%。 具体表现为:12个部门存在预算编报不真实的问题。一些部门的下属单位通过多报人员、虚列项目、重复申报、随意调高预算标准、夹带非预算拨款单位等方式,虚报多领预算资金4.91亿元。26个部门违规转移挪用财政性资金10.75亿元。 体彩管理中心所办公司体彩发行费获利高达5.58亿元 李金华在审计报告中,一如既往地对中央一些部门预算执行中出现的问题进行“点名道姓”地通报。 2003年至2004年,国家体育总局决定,由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向所办的两家公司支付体育彩票发行费,用于彩票印制、发行,但支付的发行费超过实际需要,在扣除全部成本费用后,两公司获利高达5.58亿元。经体育总局批准,两公司已支出1.3亿元购买综合楼拟部分用于出租,按投资额125%的比例向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各省(区、市)体育局等投资单位分配2003年现金股利3750万元;另提取个人奖酬金1.31亿元。 在彩票印制过程中,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负责人还弄虚作假,指定所办公司将代理进口电脑彩票专用热敏纸业务,委托给不具有进出口经营权的私营企业,人为增加环节,转手高价采购,致使彩票发行费在2003年2月至2005年1月流失2341万元。 此外,还有19个部门或其下属单位隐瞒截留财政资金和其他收入,设置账外账、“小金库”共3.5亿元,主要用于发放福利补贴及其他不合理开支。 31个部门挤占具有专项用途的资金21.42亿元,主要用于对外投资、弥补经费不足和发放福利等。 国土资源部等3个部门擅自建设办公楼和培训中心 2002年,国土资源部未报经国务院批准,自行立项建设投资规模2.4亿元的航遥大厦,目前已完成投资6760万元。2003年,民航总局所属空中交通管理局为回避审批,假借所办公司的名义,挪用资金2.1亿元购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银通大厦,然后又以年租金1350万元向该公司“租赁”此大厦作为办公楼。2003年至2004年,国家旅游局采取化整为零的办法,在河北涿州违规建设旅游管理干部学院分院和后勤基地,占地168亩、投资规模5600万元。 有些部门年初预算未全部落实到具体项目,造成资金滞留闲置,影响使用效益。2004年3月,科技部在部门预算中安排科技专项资金76亿元,年初落实到具体单位和项目的仅18亿元,占24%;12月25日以后拨付的资金达19亿元。截至2004年年底,11个部门单位累计滞留闲置财政资金137亿元。 截至2004年8月,国家物资储备局尚有1994年以前累计借出的各类储备物资14亿多元未收回,部分已经损失。截至2004年末,国家累计拨付中药材储备资金2.66亿元中,有2.27亿元基本形成损失或被挤占挪用。 18所中央部属高校违规收费8.68亿元,欠债72.75亿元 审计和调查18所中央部属高校2003年度财务收支情况表明,这些高校收取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等64427万元,国家明令禁止的费用6010万元,自行设立辅修费、旁听费等7351万元,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的学费、住宿费等5219万元,强制收取服务性、代办性收费3284万元,重修费、专升本学费等554万元,共计8.68亿元,比上年增长32%。部分高校在招生入学这一环节中违规和不规范收费的现象尤为严重。 不少高校大规模进行基本建设,造成债务负担沉重。截至2003年末,18所高校债务总额72.75亿元,比2002年增长45%。其中基本建设形成的债务占82%。 审计还发现14所高校未将科研收入、收费、投资收益等6.16亿元作为收入管理,有的甚至滞留在所属单位坐收坐支。有些科研课题经费管理不规范,截至2003年末,13所高校有17397个科研课题已结题但未按规定结账,结存资金3.69亿元仍分散滞留在已结题项目。部分校办企业管理不严,违法违规问题较为严重。 清华大学所属北京清华阳光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在1995年至2003年3月间,授意公司财务人员隐瞒销售收入,私设“小金库”2138万元,并以发放奖金、对外投资和支付合作方红利等名义支取大量现金。 10家医院收取折扣、回扣3亿元,老百姓看个门诊要花307元 审计和调查卫生部及北京市所属10家医院2003年度财务收支情况,群众看病贵的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这10家医院2003年平均每门诊人次收费307元,比上年增长8.8%;每病床日平均收费1006元,增长10.9%。 李金华分析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 ———有些医院违规收费,增加了群众医疗费用负担。审计抽查10家医院2003年至2004年8月的部分医疗收费项目,发现违规向患者多收费1127万元。其中,医疗检查多收费825万元,药品多收费302万元。 ———医院采购中收取折扣、回扣现象比较普遍,直接或间接加重患者负担。据查,2001年以来10家医院收取药品和医疗器械厂商等支付的各类折扣、回扣等约3亿元,增加了患者的负担。有关个人索取和收受回扣的现象也屡禁不止。 ——一些医药生产企业虚报成本,造成一些药价虚高。随机抽查10家医院2003年销售给患者的105种药品发现,因企业虚报其中一些药品的生产成本导致患者多负担1052万元,占医院实际收费3744万元的28%。 ———医药流通环节层层加价,牟取暴利。抽查6类35种进口一次性医疗器械,终卖给医院的价格平均为报关价的3.34倍。例如用于心脏手术的某规格球囊,报关价为每个496元,一级代理商批发给二级代理商时达到3600元,二级代理商再转手卖给医院时骤升到7000元,两次倒手加价13倍多。 水利建设资金中滞留及违规资金近49亿元 李金华说,在对水利部及7个流域机构和15个省(区、市)水利建设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时,查出滞留资金35亿元,其他违规资金近14亿元。 1998年至2003年,陕西省财税部门从筹集的水利基金中提取业务费1.22亿元,占全省同期征收水利基金总额的10%,大多用于发放职工补贴、奖金。 9个项目拖欠征地补偿款、农民工工资3.71亿元 违规征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征地补偿款问题严重。审计抽查186个项目,有25个项目违规征地28.7万亩,有9个项目拖欠征地补偿款和农民工工资3.71亿元。一些工程向农民支付的土地补偿、安置补助、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用等,明显低于规定的标准。淮河干流陈族湾大港口圩区治理工程概算总投资2.13亿元,中央与省级资金全部到位,而市县配套的1070万元,全部让农民无偿出工抵顶。 华融等4家资产管理公司违规金额715.49亿元 李金华说,对中国华融、长城、东方、信达4家资产管理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审计中,共查出各类违规、管理不规范问题和案件线索金额715.49亿元。 违规剥离和收购不良资产。审计共发现不良资产剥离环节违规和不规范问题169.18亿元。4家商业银行借剥离不良贷款之机,掩盖以前年度违规经营问题,转嫁经营损失21.21亿元。 2000年6月,中国建设银行湖北省枣阳支行在时任行长、副行长的操纵下,与当地政府、法院联手,编制虚假的贷款资料,将不符合剥离条件的29户企业贷款本息1844万元作为呆账违规剥离。对其中的18户企业,枣阳市法院出具了虚假的终结执行民事裁定书,这些裁定书全部由建行枣阳支行制作,法院盖章,案号、时间、内容均系伪造;对另11户企业,枣阳市政府出具了虚假关闭批复等,建行枣阳支行的债权确认书也均系伪造。在这29户企业贷款剥离前后,建行枣阳支行从中收回现金及实物资产720多万元,其中690万元隐匿账外,有502万元被转至个人名下。 违规低价处置不良资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本次审计共发现资产处置过程中违规和不规范问题272.15亿元。 2001年12月,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事处在处置位于广东省南海市的130亩土地资产时,先收取南海裕东龙有限公司的价款,然后才进行评估、发布处置公告和举行拍卖会,而南海裕东龙有限公司是惟一的竞拍人。该土地基准价为每亩34万元,拍卖评估价为每亩11.63万元,而实际成交价每亩仅5万元。 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西安办事处2001年以来,截留处置回收资金2093万元,并违规占用抵债土地,修建办公楼和职工住宅。审计发现,东方资产管理公司2000年至2003年共向财政部虚报职工人数3983人,造成财政部多拨付人员费用1.98亿元,其中仅工资就多拨1.33亿元。 10户中央企业原领导人员造成损失145亿元 不按程序决策,违规决策,管理不善……2004年,审计署对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等10户中央企业原领导人员任期经济进行审计,发现由于上述原因,共造成损失145亿元。 审计还发现,少数企业领导人及下属企业经营管理人员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的问题也比较突出。这次审计共查出违规转移国有资产、挪用公款、贪污受贿等涉嫌经济犯罪案件线索9件,涉案金额16亿元。 经对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等10户中央企业原领导人员任期经济进行审计发现,损益不实问题较为突出。审计发现,有5户企业多计利润46亿元,主要是企业领导人员考虑企业经营业绩或为了完成上级的利润考核指标,人为少计成本费用造成的;5户企业少计利润30亿元,主要是多计成本费用造成的。有的企业弄虚作假,偷逃税款或骗取财政补贴。 常州兰翔机械总厂通过虚报下岗职工人数,累计骗取中央财政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补助资金1110万元。为取得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对其8451万元金融债务的豁免,该厂法人代表擅自决策将100万元公款用于行贿,有关人员涉嫌犯罪。 决策失误造成损失较为严重。审计发现,10户企业对外投资、借款、担保等造成损失145亿元。1997年8月,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在民营企业———北京三鸣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无力偿还2000万元借款的情况下,仍为其2000万元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因三鸣公司已停业,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替该公司偿还银行贷款本息2226万元。以上借款、担保共形成损失4226万元。 违规处置资产、关联方交易让利、违规经营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20亿元。 李金华说,下一步,国务院将继续督促有关部门单位认真整改。全面整改情况,国务院将在今年年底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专题报告。

相关热词: 审计

seo的工作内容日常怎么做
怎么做微店
公众号如何开微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