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武外天地 章蓝家少年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网络

武外天地 章蓝家少年章蓝家少年夏国九郡之一的东来郡内,靠近燕山的地方,有着一座占地千顷的巨大庄园,在庄园的四周,有着高达四

武外天地 章蓝家少年

章蓝家少年

夏国九郡之一的东来郡内,靠近燕山的地方,有着一座占地千顷的巨大庄园,在庄园的四周,有着高达四丈的黑色城墙,一队队身穿黑色甲胄手持兵器的武士,在巡逻着。

这便是极安县内四大世家之一的蓝家!

而蓝尘则是蓝家第九脉家主蓝真理的二儿子。

傍晚,蓝家庄内的一条街道上,蓝尘低着头快步前行着,在经过一处街巷时,他停下脚步,望面的方向,在那里是家族的演武场,只有练气境四层的家族子弟才许可进入。

以他的身份,本因在蓝家有着极高的地位。不过事实却是相反,蓝尘在蓝家之中根本没有人瞧得起来他,甚至就连一些普通的蓝族子弟也不把他放在眼前。

之所以会是如此,这皆是因为他的修为乃是练气境三层。

在蓝家中练气境三层也不是没有,而是大多都是十一二岁的孩童,而蓝尘再过半年就是十五岁了。

其实,在五年前蓝尘并不是这样,而是闻名蓝家的小天才。

在八岁时,他通过家族的测试,被测试出拥有修习武道的资质,开始修炼家族中的内功秘籍,当天夜里蓝尘就成功晋级练气境一层,踏入武道的大门,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武者,三个月后修为达到了练气境二层,半年后他的修为在进一步,达到了练气境三层。

一年连续突破三个境界,那时,他的这一脉长辈们,都夸赞他天赋好,日后武道之途不可估量,有望成为他们这一脉的领头人,在家族中争取更多的利益。

然而,可在这之后,蓝尘就遇上了修炼壁障,并且在这个关口上一卡就是五年时间。

在这些年中,他的二个堂弟都已经赶上了他,先后都晋升到了练气境四层的地步,就连自己的妹妹也追上了自己,达到了练气境三层。可他就是在原地踏步,无论如何勤奋努力,就是无法再有寸进。

“距离今年的武会还有半年的时间,不知道有没有希望在这段时间内突破到练气境四层?”蓝尘心中坎坷。在蓝家中有着一条规定,如果家族子弟在十五岁之前没有晋级练气境四层,就会被外派出去,进入家族在外面的商铺作为学徒,这就意味着武道之路就此结束。

砰!

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道在蓝尘的背上炸开,紧接着他便是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

“他妈的,在这里傻站着干嘛?挡住小爷我的路了”一个身穿锦衣的少年出现在他原来的位置,满脸的嘲弄之意。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少年。

蓝尘感觉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痛楚感,心中暗恨,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自己的修为相差甚远。

这个少年名叫蓝无界,乃是蓝家的直系弟子,是家族内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吃喝嫖赌,可谓是无恶不作,但是因为其乃是直系二长老蓝浩奎的孙子,所以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说起来他与蓝无界并没有多大矛盾,一年多前,蓝无界调-戏一名第九脉的一位少女时,他当时在场,并出手阻拦,因为这个原因,被其和手下打成重伤,并且以后每次遇到都会无故找他的麻烦,不过他都强忍了下来。

站在蓝无界身后的乃是他的狗腿子,分别是旁支第十三脉的蓝元吉和第十脉的蓝伯虎等人。

在蓝家族谱中,分为直系和十二旁系。

自蓝家两位老祖创立蓝家庄后,两人共养育了十三位子嗣,其中蓝龙老祖长子蓝战继承家业成为了直系,而其余十二为兄弟自然全都是旁系。

眼见蓝尘一时不语,蓝无界眼睛微微眯起,顿时一声冷笑,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蓝尘近前,提了蓝尘一脚,道:“怎么,不服?”

这一脚正巧踢到蓝尘的肚子上,顿时他疼全身冒冷汗,只要再低一些,恐怕就会踢中蓝尘的丹田。

“对不起,我错了。”

蓝尘的血都涌到了眼中,但是却强行忍住,垂着头沉声说道。

闻言,蓝无界笑了起来,道:“嗯,看在你今天态度不错的情况下,我暂且放过你。记住,下回在见到小爷乖巧一点。哈哈……”蓝无界哈哈大笑,带着嘲讽的眼神扫了蓝尘一眼,转身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

蓝尘看着他们的背影,双拳紧握,浑身都颤抖起来。

“实力,实力,我一定要变强,蓝无界!我蓝尘在此发誓,只要我有朝一日修为超过了你,一定要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蓝尘双目充血,心中的恨意浓烈。

但他十分清楚,自己必须想办法晋级练气境四层。

……

深夜,天空中群星闪耀,在微风中朦胧飘摇,给昏暗的大地带来了丝微光亮。

蓝家庄后山内的一处无名的山谷之内。

喝!喝!喝……

一名身材消瘦但长相极为俊美的zǐ衣少年扎着马步,强有劲的双臂不断的挥出,双拳隐隐生风。此刻他全身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但是在他那一对漆黑的双瞳中充满了坚韧。

两年前,因为境界修为无法突破,蓝尘开始从别的方向入手,那就是修炼武技,来激发身体的潜能,尝试突破这层壁垒。

虽然,在家族中有着明文规定,蓝族子弟只有达到练气境四层才能修炼武技,但是对蓝尘来说没有其他选择。

在这方武道世界,不论功法还是武技共分为五个等级:黄级、玄级、地级、天级与传说中的仙法。

而每一级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

一般家族,拥有一部黄级上品修行秘籍,就已经足够可以支撑一个世家数百年,乃至于千年不灭。

完整的玄级秘籍,就可以开创出一个王朝。

地级秘籍,天级秘籍是在传说中。

仙品功法,顾名思义,不属于人类,属于仙人的修行之法。

而蓝尘修炼的虎啸拳正是黄级下品武技,当然更高级别的武技,已他现在的修为也无法修炼。

虎啸拳法,包含三个动作,分别是重拳、闪拳与勾拳。重拳主攻,势沉刚猛,闪拳则是轻灵灵敏,配合步伐,如同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而勾拳介于两者之间,更加注重出手的时机。

看似简单的三个动作,蓝尘在一年中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他的虎啸拳法已经修炼到初窥门径。

此次此刻,蓝尘神情专注,枯燥的修炼,没有让他脸上露出丝毫厌倦之色。他反反复复地来回练习,心中揣摩着招式。时间一点点流逝着。

呼呼呼……

修炼了许久的蓝尘停了下来,此刻他大汗淋淋,呼吸紧促,双手拄着膝盖,豆大的汗珠至下巴滑下,滴落在地面之上。修炼进入忘我的状态,没有什么感觉,但一停下来后,就感觉到精疲力,浑身酸痛。

咧咧嘴,神情有些痛苦,他慢慢适应了身体的状态,随后便盘膝而坐,开始运转他所修炼的水系黄级上品内功心法――波涛诀。

波涛诀乃是蓝尘主修的内功心法,它的优点便是气脉悠长,修炼出的内气宛如波涛一般,浩荡不休。

温暖绵长的气息,散入身体各个角落,驱散寒意,也让精疲力尽的身体迅速地恢复。

不一会儿,蓝尘睁开眼睛。他重新变得龙精虎猛,疲倦之色一扫而光。他没有马上起身,而是盘坐在原地,望着漫天闪烁的群星,陷入沉思。

“在接下里的半年内,自己能突破到练气境四层吗?”

想到这里,蓝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缓缓站起身来,浑身透着一丝说不出的寂寞。

离开了原地,来到湖边,蓝尘熟门熟路的脱掉了外衣,走进了湖水内,清爽的洗了一个凉水澡,在这炎炎夏日中,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

一炷香的时间后,蓝尘上岸,穿上了外衣,正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璀璨的九彩光芒,宛如流星一般急速,向蓝尘所处的位置“砸”了下来。

这处地方瞬间被映照的宛如白昼一般。

“嗯?这是?”蓝尘瞪大了眼睛。

毫无征兆的变故,让的蓝尘瞬间不知所措,只见那璀璨光芒越来越近,他瞳孔放大,嘴巴微微张来,想要大声呼喊,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想要迈步躲开,但是确连一个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在他的感觉中,在这璀璨光芒下,自己就宛如一大风中飘零的落叶一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这是来自他内心深处本能的念头。

“我要死了吗……不!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要……”蓝尘的心中发出不甘的怒吼声。

蓝尘激发丹田全部内力,想要摆脱这股束缚之力,这一刻那道璀璨的光芒瞬间命中了他的脑门,钻入脑海。

顿时,一圈圈的涟漪自蓝尘四周扩散,且瞬间转化成了一个看不见的漩涡。同一时间,蓝尘就觉得自己的头顶轰然地炸开,在他的眼中四周的环境变得暗淡了起了,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所有意识瞬间脱离了身体。

清晨时分,太阳缓缓升起。

这时,蓝尘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起初有些茫然,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一看,那一道九彩光芒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幕,心中惊魂未定,随后检查了一下全身,发现没有什么受伤,这才放松一口气。

蓝尘站起身来,运转了一遍波涛诀后,他突然发现自己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又说不出来具体变化。

蓝尘静气凝神,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能内视,清晰看到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血管,气海与五脏六腑,并且在自己脑海中出现了一枚古朴的铜镜。

这一枚铜镜十分诡异,有一拳大小,散发着微弱的九彩光芒,上面雕龙画凤,极为精美,宛如一件艺术品一般。

“这怎么可能?”蓝尘惊呆了,感到不敢置信。明明只有先天境界才可以做到的内视,但是偏偏自己现在就能做到,而且还感觉到脑海中有着一枚铜镜。

蓝尘虽然年幼,但是这些年的经历让他极为沉稳,所以很快就镇静了下来,在次凝神内视,看到了脑海中的那一枚古镜。

他越想越觉得,这一切太诡异了,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多呆,连忙一路飞奔,离开了山谷,来到了父母的住处。

“回来了,尘儿,你昨晚去哪了?”

一个沉稳而端庄的貌美中年女子,从屋中走了出来,正是蓝尘的母亲赵欣。

“娘,我一晚都在后山修炼!”蓝尘回道,昨晚发生的异变,太过诡异,所以在没有搞清楚体内铜镜是怎么回事前,并没有打算告诉母亲。

“唉!”母亲赵欣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修炼了一晚,一定饿了吧,过来吃饭。”

“是,娘!”蓝尘应了一声,来到井边打了一桶水,洗了一把脸后,走进大厅。

此刻,母亲已经将饭菜摆放在桌子上。

“谢谢娘亲,真是好吃!”

蓝尘一阵狼吞虎咽,大口咀嚼着饭菜。

“慢一点,别噎到了,这里有汤!”一旁,赵欣一脸慈祥的看着儿子。

吃饱喝足后,蓝尘正打算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尘儿你等一下,这里有东西给你!”母亲将一个玉瓶递给了蓝尘。

蓝尘接了过来,打开玉瓶,顿时一股药香飘散出来,往里看去只见瓶中放有一枚绿色的丹药,有海棠般大小。

“娘,这是什么丹药?”蓝尘微微一顿,抬头问道。

“这是粹体丹!”母亲微微一笑道:“这枚丹药乃是一枚一品上等丹药,它可以帮你洗经伐髓。”

“什么?!”蓝尘先是一怔,随后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粹体丹这种丹药,蓝尘以前也曾听闻过,其作用是可以帮助武者洗经伐髓,据蓝尘长辈们推测,蓝尘这些年之所已无法突破,很可能就是因为一些经脉被堵,无法顺利运转内气,所以才迟迟无法突破。同时也明白这枚丹药的价值。

在夏国意炼师的地位极高,而且极其稀少,全国九郡三十六县只有不到百人,而在极安县内则仅有一名一级意炼师。

据传,这名意炼师每年也只会炼制出百枚丹药出售。

要知道,极安县人口百万,修炼武道的武者占有三分之一,将近三十万,所以每一名丹药都已天价成交,更别提这一枚一品上等丹药。

因此,父母为了这枚丹药所付出的可想而知。

“娘!您们放心,有了这枚丹药,孩儿定然能突破练气境四层。”这一刻,蓝尘神色激动,声音轻颤。

“嗯!”母亲点了点头,柔声道:“尘儿,无论成败与否,都有我们!”

“放心吧,娘,这一次我一定会成功的!”蓝尘坚定道,随后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赵欣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暗自叹息,希望这枚通脉丹能助儿子突破那层壁垒,随后转头看向西方,双眸中露出一丝杀机。

重庆市肺科医院怎么样
开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
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宜昌治男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