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灵能天途 第七节 财迷心窍 四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教育

灵能天途 第七节 财迷心窍 四“百脏祭可成仙得道,我可以和你一同升仙!”怪道士半蹲在地上,眼睛看着道长诱惑着説道。“夺人心脏本就逆

灵能天途 第七节 财迷心窍 四

“百脏祭可成仙得道,我可以和你一同升仙!”怪道士半蹲在地上,眼睛看着道长诱惑着説道。

“夺人心脏本就逆反阴阳,以脏献祭,更是有违天道,如此,怎么可能升仙得道,你别再痴心妄想了,将心脏归还此人,再以死谢罪,説不得到了下面阎王还能免去你一些罪责。”道长义正言辞,长剑斜指,轻微的剑鸣声不断响起。

“修道长生本就是逆天而行,我这样做又有何罪?你説你属正道,我偏説我属于正道,真真假假,是是非非,谁又能够真的分得清楚,凡人性命本就是我等的踏脚石,人生本就碌碌无为,我杀之人都是可杀之人,否则他的亲人又怎么可能会告诉我他的生辰,这些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那何不做我的踏脚石,助我得道成仙呢!”怪道士撑起身子,眼神狂热的看着道长。

“哼,一堆歪理,杀人即是过错,人生在世,必定有其价值,谁都无法抹杀他存在的意义,连老天都不能,更何况是你!”道长説完,脚下一diǎn,身体便是轻灵的向前跃去,手中长剑飘忽无形,笼罩怪道士全身。

怪道士未受伤的左脚猛的一踏,身体顿时凭空跃起,后空翻闪过道长的一剑,同时在身体弯曲的刹那,手中长剑回转过来,反而向着道长递去。

道长回剑抵挡,八卦古剑和长剑相交,迸发出道道火花,火星四溅。

一击未成,怪道士的身体被两人交击的力度震退数步,丝毫不恋战,转身就跑,心脏已得,何必搭上性命,那之前的一切不就白费了。

道长眼见怪道士要逃,从兜中掏出一个,拨通了110,来不及説句话,就把扔在夏影身旁,指望着那群**能通过找到这里,然后迅速追了出去。

怪道士速度很快,但很明显不够灵活,显然,和夏影的爆发对撞后,他的脚确实受了不xiǎo的伤,这恐怕也是他没料到的,只不过现在想后悔也晚了。现在正值下午,xiǎo镇上的摊子多,人来人往颇有些热闹,怪道士行动不便,道长身手灵活,两人的距离在不断拉近中。

突然间,怪道士一个趔趄,手中心脏竟是抛飞出去。

只见怪道士一愣,不过瞬间便是回过神来,左脚一蹬,身体跃起两米距离,朝着一个房檐一蹬,便是再度跃起两米,伸手间,便是差diǎn够到,却不想,他快,另外的动作更快,一道灰色身影掠过,道长手持心脏出现在他身前。

两人都是带着利剑,身上穿的又都是古旧道袍,四周的人群一下子都是散了开来,不过依旧围在三米之外,这就是人性,看热闹的天性。

“还给我!”怪道士声音嘶哑,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问过我手中八卦剑!”道长剑指对手。

“吼!”怪道士低声怒吼,左脚diǎn地,长剑刺破空气,发出极为难听的呜呜声响,一剑指向道长的咽喉处,下手丝毫不留情面。

道长剑一斜,一拍,拨开了对方的攻击方向,却不料怪道士此剑仅是做饵,真正的手段却在另一只手上,三根泛着乌光的银针从三个角度袭来,悄无声息,杀人无形,也多亏道长本事不错,长剑回防,两声清脆的响声接连响起,道长顿时脸色一变,身体竟是不受地球引力一般凭空翻转一周,终是躲过了那一针。

此时,一只枯瘦的手爪从旁伸出,目标直指道长手中心脏。

道长手臂朝前一伸,手爪顿时抓住了道长的手腕,力量之大,让道长几乎以为被一把捏断了骨头,这怪道士本事确实不xiǎo,要不是夏影之前废了他一条腿,耗了他不少的力气,凭借道长之力,恐怕还真不是对手。

道长牙一咬,手腕顿时下翻,一推,一扯,便是硬生生的挣脱对方的控制,同时长剑挥动,一套极为精妙的剑法从他手中施展而出,角度刁钻,招招对准身体上的主打穴位,让怪道士防不胜防,两人纠缠许久,怪道士终于承认凭他今日的状态肯定抢不回心脏,这才和道长硬拼了一记,向后逃去。

“如果你还想救那个xiǎo子,就赶紧吧,你手中心魄的存活时间不久了!”

还想再追的道长也只能停下脚步,眼光闪烁间,终无奈的叹了口气,长剑入鞘,向着那个破旧的房子再度追去,两人这一追一赶,一番大战也消耗了不少的时间,等到道长赶回去的时候,那儿已经被**封锁了,夏影和夏若风也是被送往了医院。

“痛!痛!痛!”夏影的体质算是越来越好了,这次昏迷没用多久就清醒过来。刺鼻的酒精味,白色的墙壁,让夏影很明白自己在哪。

“你醒了?”一旁忙活的xiǎo护士抬起头。

“恩,对了,我哥呢?”记忆很快涌上脑海,也顾不得疼痛了。

“呃,你做好心理准备,医生説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护士停顿了一下,説道。

“轰!”夏影的脑中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没有生命体征,那是不是説,他死了,而且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自己,夏影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看着夏影极为难看的面孔,护士也是知趣的离开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怎么会这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了哥!”夏影撕扯着头发,拼命的锤着自己的头,好像这样就能减轻一diǎn自己的痛苦一样,他的心口像是被压了无数的大石头,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悔恨感充斥在脑海,他的右眼中,红光开始不稳定的闪烁起来,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仿佛从盛夏一下子变成了寒冬。

突然,一个宽大的手掌抵在他的头dǐng,一股热流从他的头dǐng钻入,紧接着流入他的四肢百骸,将他心头的那丝憋闷感散去不少,夏影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道长帅气的面容。

“道长!”夏影一下子就想哭起来。

“你哥还有救,别像个女人一样!”道长沉声説道。

“真的?”夏影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欣喜。

“恩!”道长diǎn了diǎn头,“不过时间不多,你得帮我!”

“没问题,只要能救活我哥,我什么都愿意做!”夏影拔掉了手上输液的针头。“需要我做什么?”

“制造一个安静的环境,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对你哥的救治!”

沈阳202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烤瓷牙哪家好一些
北联NK免疫细胞
秦皇岛治疗盆腔炎费用
镇江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